DOTA2英雄外傳:混沌騎士不暴擊怎么辦

新聞資訊 楊超月 161瀏覽

DOTA2英雄外傳:混沌騎士不暴擊怎么辦

1.

混沌騎士最近很煩。

他差不多已經三天沒有見過敵人頭上飄起的紅色數字了。

他安慰自己:“打野不爆,打人必爆;這局不爆,下局必爆。”

可三天了,依舊沒有任何變化。

不暴擊,不暴擊,還是不暴擊。

“我堂堂混沌騎士,總不能為了暴擊出血棘吧?!”

2.

混沌騎士找到冰蛙:“我想許愿。”

冰蛙說:“我可以讓你許愿。”

混沌騎士:“下次的版本更新,我想讓我的四個技能都變成100%概率,我不想再臉黑了。”

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3個。”

混沌騎士:“那我要暈眩、暴擊和大招。”

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2個。”

混沌騎士:“我要暈眩和暴擊。”

冰蛙:“不行。只能1個。”

混沌騎士:“那我只要100%觸發暴擊。”

冰蛙哭了,說:“給你改成每隔一段時間必定暴擊吧。”

3.

更新結束后,混沌騎士也哭了。

暴擊是必定暴擊沒錯,可每次暴擊都是120%的下限傷害。

甚至就連暈眩也次次都是最短時間。

他無法理解自己的運氣怎么會這么差。

混沌騎士蹲在天劫的鐵蹄邊,一個勁地唉聲嘆氣起來。

4.

“嘆什么氣呢?”

是一個陌生的聲音。

混沌騎士抬起頭。

從頭盔狹窄的視野里,他看清了說話之人: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。

他又低下頭,自顧自地說:“最近運氣實在太差了,我都有些受不了自己了。”

女人發出咯咯的笑聲。

混沌騎士又抬起頭,怒目而視:“這有什么好笑的?你難道就沒經歷過運氣不好的時候嗎?很好笑嗎?!”

女人止住笑,聳了聳肩,說:“抱歉。我笑是因為,我終于找到跟我一樣的人了。”

混沌騎士皺眉:“我?”

女人點頭,從身后抽出兩把匕首,又將其插入土地中。

“還沒做自我介紹呢。我叫幻影刺客,以高暴擊和高閃避而揚名天下。不巧的是,最近我的運氣實在太差,暴擊和閃避的概率為0。”

5.

二人迅速熟絡起來。

你說一句沒有閃避多痛苦,我說一句沒有暴擊多艱難,訴說彼此運氣差的種種煩惱,三言兩語之下,純真的革命友誼便就此建立了起來。

混沌騎士覺得自己找到了組織。

幻影刺客也覺得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個可憐人。

她提議道:“要不……下局戰斗,我們倆組個隊,一起打?好歹還有個照應。”

混沌騎士十分冷靜,一語指出關鍵問題:“我少一個技能,你少兩個技能,我們倆相當于傷兵,組個隊反倒是變得更弱了吧?”

幻影刺客自信一笑:“別慌。我有辦法。”

6.

混沌騎士從沒見過那么自信的笑容。

他無法相信,一個尚處在逆境中的、甚至失去了賴以成名的絕技的人,還能夠笑得這么自信。

7.

二人一同進入戰場。

混沌騎士還是不放心,又問了一遍:“你說的辦法……真的不是外掛吧?”

幻影刺客反問:“你說的是那個一直S,S到打出暴擊為止的外掛?”

混沌騎士點頭。

幻影刺客便哈哈大笑起來:“就我現在這個運氣,要是真開這個掛,不就等于被永久繳械了嗎?”

混沌騎士愣了一下。

他也想一起笑,可卻怎么也笑不出來。

“沒想到我們非酋,連外掛都沒法開……可惡啊!”

8.

接下來的幾局戰斗,徹底刷新了混沌騎士的認知。

“臥槽,幻影刺客也能出散失分身嗎?”

“那當然。對面法師多,看我配合飛鏢秒了他們。”

“臥槽,幻影刺客還能買眼打輔助?”

“那當然。這局不缺我的物理輸出,開著模糊去野區河道,把視野做好就能躺贏了。”

混沌騎士驚得下巴都快砸到天劫身上了。

“臥槽……一整局不用普攻也能贏?”

幻影刺客笑。

“這不就贏了嘛。”

9.

雖然野路子輸多贏少,但總比鐵著頭強行打輸出的勝率高。

打那之后。

混沌騎士便徹底服了。

在幻影刺客的開導之下,他也漸漸接受了自己地位的轉變,從眾星捧月、一身輸出裝的核心,變成了任勞任怨、吹推綠隱跳的輔助。

10.

有一天。

混沌騎士忍不住問:“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。”

幻影刺客道:“你問呀。我們倆之間,又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他咳嗽兩聲,又撓了撓頭:“那個……我就想知道……你是不是喜……”

幻影刺客:“嗯?”

混沌騎士:“……你是不是習以為常了?”

他盯著幻影刺客的表情。

她的眼神里好像閃過了一絲失望。

但很快她又笑著問:“怎么了?”

混沌騎士定了定神,道:“我看你在這么不走運的時候,還能保持著這么好的心態……所以才想知道你以前都是怎么過來的。”

幻影刺客:“你要聽嗎?”

“要。”

她便嘻嘻哈哈地笑道:“以前運氣好的時候呢,打野收線能用狂戰分裂濺射死力丸,甚至白撿送上門的人頭都打到了超神暴走。”

“但運氣也總有不好的時候。沒人能夠一直走運。”

混沌騎士點點頭。

幻影刺客又說:“我覺得吧,運氣這玩意兒是守恒的。打野不爆,打人必爆;這局不爆,下局必爆。”

混沌騎士會心一笑。

“所以啊。不走運只是暫時的,只要別跪下,站起來反抗這狗屎一樣的命,就一定能等到好運。”

說到這,幻影刺客忽地嫣然一笑。

“我隱隱覺得,遇見你,就是耗盡我所有運氣的原因。”

夕陽下,豪情萬丈同時又柔情似水的她,仿佛渾身都燃燒著鮮紅的火焰。

11.

然而。

幻影刺客情到深處時脫口而出的話,竟深深刻在了混沌騎士的腦子里。

正所謂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
他克制不住地想:“難道真的是因為她的出現,才讓我的運氣變得如此糟糕嗎?”

他悄悄看向笑靨如花的她。

外界傳聞里冷酷無情、十步殺一人的幻影刺客,自打第一次相遇起,就一直是言笑晏晏的模樣。

真的是因為她的出現,才讓自己的運氣變差的嗎?

他決定試一試。

12.

下一場戰斗中。

他借口去對面野區插眼,趁機遠離了幻影刺客。

一刀砍在人馬身上。

120%的暴擊。

四秒后又砍一刀。

還是120%的暴擊。

“你插眼就插眼,怎么還在對面火鍋旁邊打起野來了?別迷路呀!快回來!”

幻影刺客已經開始喊了。

離她這么遠了都不暴擊,也許……自己的運氣真的就是這么差?

混沌騎士嘴上說著:“來了來了。”

身體卻不信邪地又砍出一刀。

他呆住了。

那是許久未曾見過的紅色數字。

280%的最高暴擊。

他呆在原地,沒做任何反抗,就被路過野區的敵方大哥兩刀砍回了泉水。

13.

幻影刺客問:“你剛在那兒發啥呆呢?”

混沌騎士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他輕聲地說:“這場戰斗……我不想打了。”

“你要做逃兵?”

混沌騎士又低頭看向手里握著的兩組真假眼。

他把拳頭攥得緊緊的。

“輔助的能力是有極限的。我從短暫的輔助生涯當中學到一件事......越是插眼反眼,就越會發現輔助的能力是有極限的......除非超越輔助。”

幻影刺客:“你到底想說什么?”

混沌騎士:“我不做輔助啦!”

14.

混沌騎士倉管逃竄。

逃得離幻影刺客遠遠的。

“如果和你在一起,會耗盡我的運氣,那么只要離開你,我的運氣就會回來了。”

他這么想著。

開啟了新一局的戰斗。

刀刀烈火,箭箭四秒。

橫掃千軍,做回自己。

這種重回巔峰的快感讓他難以自拔。

超神!

超神!

超神!

無盡的連勝,似乎是在回報前些日子里連敗的苦澀。

他哈哈大笑。

接下來。

恢復了往日神采的他,指揮著輔助去做視野,去反眼,去開霧,可是沒人理他。

這些毒瘤輔助,完全沒有幻影刺客身上的靈性,他們的拿手絕活不是微光推推救大哥,而是大哥死了好補刀。

混沌騎士開口大罵。

“你這輔助,甚至都不如幻……”

一提起這個名字,他就哽咽住了。

冰冷的風吹過。

灌進他張大著卻發不出聲音的嘴巴。

看著遠方那相似的火燒云,身邊卻沒有了相似的人,混沌騎士漸漸合攏了自己的嘴巴。

他騎上天劫。

一人一馬,就這樣,沉默著離開了。

15.

混沌騎士仍在堅持著孤軍奮戰。

線野雙收,殺人拿塔,推高拆鍋,最后打出三路超級兵,贏取勝利。

一局。

兩局。

三局。

流水的輔助,鐵打的混沌。

又一局。

天氣不是很好。

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。

混沌騎士有氣無力地說:“你躲那么靠后干嘛?上來和我一起壓人啊。”

輔助:“雨太大了。我躲塔下面避避雨。”

混沌騎士心知肚明。

輔助哪里是在避雨,他分明是在等自己被抓,然后再趁機補幾個刀。

雨水從混沌騎士的頭盔上淌下。

不知為何,眼前的兵線突然就不香了。

16.

混沌騎士緩緩爬下馬。

蹲在原地,倚著天劫躲雨。

輔助問:“你不補了?”

他哀極反笑:“都讓給你啦。”

輔助:“這可是你自己說的。那我就不客氣咯!”

17.

混沌騎士在雨里蹲了很久。

蹲到失掉全身的力氣,再也沒法站起來。

淅淅瀝瀝的雨,也漸漸停息了。

他緩緩抬起頭。

雨后沒有彩虹。

只有撐著傘的幻影刺客。

她伸手抹了抹混沌騎士被雨打濕的頭盔

Ti9國際邀請賽專題報道:

友情鏈接:

小视频凭什么赚钱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