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新聞資訊 楊超月 93瀏覽

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大火后淪為廢墟的村莊。

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房屋被裸露的電線纏繞。

  陷入火海的古村落

  古村落消防隱患四起 專家呼吁提高保護意識

  2月20日下午,貴州劍河縣溫泉村苗寨起火,連接成片的木質吊腳樓被引燃,共燒毀房屋60棟,受災群眾達120人。村民反映稱,當地政府為“靚化”房屋在外墻涂刷的油漆助燃,且村里的消防栓內無水。當地政府稱,家用電器數量激增,村民消防安全意識薄弱,致使當地消防隱患難以完全排除,現正考慮使用阻燃材料對吊腳樓進行防火處理。

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村內房屋間距過近。

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生銹無水的消防栓

貴州劍河苗寨發生大火 村民:政府涂刷的油漆助燃

新式村莊中吊腳樓已不在。

  吊腳樓遭電線纏繞

  邰昌和將放過血的鴨子扔到院子里,從廚房拎出煤氣罐點燃,用噴出的火苗烘烤鴨子,空氣中彌漫著鴨毛燃燒的焦香。一旁的弟弟來不及將煙頭熄滅扔在地上,就跑去幫邰昌和給鴨子退毛。按照當地的風俗,鴨子在水中生活,火災后殺鴨子能“消火”,避免火災發生。2月20日發生的大火焚毀了溫泉村近半個村莊,雖然自己的房子得以幸存,邰昌和依然感到后怕,“房子都是木頭蓋的,火燒起來攔都攔不住”,他也堅持殺只活鴨好能免除火患。

  溫泉村距離溫泉只有4公里,當地政府為開發旅游資源,在該地區成立了溫泉旅游區,溫泉村正位于景區入口。邰昌和是村子里的建筑工,為村民蓋了15年的房子。傳統的吊腳樓全部是木質結構,老人都習慣在傳統的吊腳樓里生活。每天吃過飯,一家人在火盆里生一堆爐火,一人搬一個木凳圍在火爐邊取暖、嘮家常,這是很多村民冬天里生活的常態。

  在邰昌和看來,用木料搭建吊腳樓吸潮,一直是當地蓋房子的傳統方式。但隨著木料減少,蓋木質吊腳樓的價格已高于水泥房每平方米100多元,一棟吊腳樓蓋起來要多投入近兩萬元,所以很多村民蓋新房都在一樓用水泥磚砌墻。為使當地看起來像一個傳統吊腳樓聚集的古村落,當地政府投資對溫泉村進行了“靚化”,在所有水泥房外墻上涂刷了一層原木色油漆,使吊腳樓整棟像是用木材蓋起來的。油漆在房屋起火后助燃,這一工程因此在火災后飽受村民的詬病。

  邰昌和介紹,隨著近幾年生活水平提高,他家里也安裝了電視、電磁爐和電冰箱等常用電器,“像城里人一樣”,只是四五根電線裸露著纏繞在走廊上方,顯得有些亂。60多歲的村民歐陽光迅介紹,除了一些老人習慣用土灶做飯,很多村民都已開始使用電磁爐,有一半村民開始使用電冰箱。歐陽光迅家的7口人,幾乎每月要用掉一百四五十度電。電器增加了,電線也就多了,“每家都把稻谷儲存在屋子里,常會有老鼠咬斷電線外的膠皮,導致電線漏電”。

  但在很多村民看來,家用電器的增加并不是發生大面積火災的主因。歐陽光迅稱,十幾年前,村里還有許多空地,房與房之間還有一些距離。但幾乎每家都有兩三個孩子,孩子長大后,在原有的地基上加蓋新房,村里越來越擁擠,“幾乎一家的房檐搭著另一家的房檐”,且幾乎所有屋頂都是由木頭搭建,一旦起火,火勢很容易蔓延。

  溫泉村的村民并不是沒有意識到火災存在的隱患。村內有個被稱為“龍潭”的水池,被村民奉為不容侵犯的地方。龍潭從未出現過干涸的情況,“應該是先人們建村子時就設好的消防池”。歐陽光迅介紹,除了這歷來就有的水池,村里在五六年前還設置了四五個消防栓,并安排一名村民專職負責消防栓的維護。“原以為起火能用消防栓滅火,但這次起火時,消防栓里竟然沒水。”這令歐陽光迅和很多村民感到失望,認為村里的消防設施都形同虛設。

  復建景區游客寥寥

  與溫泉村相比,鎮遠縣報京鄉大寨兩年前發生的火災似乎更加嚴重。報京鄉大寨是全國最大的北侗大寨,已有300多年歷史,也曾是全國保持最完整的侗族村寨之一。“三月三”播種節是大寨侗族人最隆重的節日,被貴州省列入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項目,許多游客慕名到此游玩。

友情鏈接:

小视频凭什么赚钱的